🔥六盒采直通车-腾讯网

2019-08-21 12:50:07

发布时间-|:2019-08-21 12:50:07

1938年10月,日军入侵惠州后,实行烧光、杀光、抢光的“三光政策”,所到之处惨绝人寰。这种我自认为够得上拼搏的劲头,其力量源泉除来自那些为治黄事业英勇献身,从而激励我描绘他们的人物的精神外,在很大程度上来自杜鹏程高尚人格和崇高精神的感染。  不忘先烈铭记历史  为烈士买棺木遭遇日寇机智躲过一劫  虽然记忆力已经大不如前,但在老兵肖利心里,多年来,他始终未忘4名无名英烈,他的年轻战友。 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、淮海战役纪念章、华北解放纪念章、转业军人证书、东江纵队纪念章……对肖利来说,他保存多年的徽章、证书等物品,既是他人生足迹的鲜活记录,也是他参加革命战争的有力证明。  受杜鹏程千锤百炼、呕心沥血创作《保卫延安》的影响,受采访杜鹏程如愿以偿得到的鼓舞,我在已发表几十万字各种作品的基础上,萌发了写比较大点的作品的强烈愿望,随后我在生活积累,采访有关人员,收集有关素材的基础上,用近3年业余时间创作出一部33万字的10集电视连续剧《黄河魂》文学剧本,这部稿子在摄制部门选用以后,由我与另一人在北京修改加工两个月,摄制完成后,于1993年9月、10月先后在中央电视台一套、二套节目中播出。  我被杜老这种对文学事业高度负责的精神所深深感动,并询问了他的身世家庭及创作道路。    图⑤:年轻时的肖利。尤其是在《保卫延安》的影响下,我从少年时代起就爱好文学,喜欢写作,并有一些作品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、甘肃人民广播电台等电台播出,在《中华文学》、《新观察》、《星火燎原》、《甘肃日报》等报刊发表。作家用饱满的激情,挺拔的笔力,再现延安保卫战中青化砭、沙家店等几次著名战役,塑造的彭德怀、周大勇等英雄群像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。  我做了自我介绍和说明采访他的来意,述说了多年以来,我对他敬仰和向往的心情。

肖利获得华北解放纪念章,已经是新中国成立后。不仅《保卫延安》在上世纪50年代轰动全国,为我国当代文学史树起了一座巍巍丰碑,并被译成英、俄、朝等多种文字出版,蜚声海外,而且,他的《在和平的日子里》、《年青的朋友》等作品,在读者中亦有广泛影响。我一愣还以为敲错了门,便问:“杜鹏程是住在这儿吗?”  “我就是。当时年少的我,尽管有些字还认不全,但捧起这部书看着,看着,便为书中意境雄浑,结构宏伟,场面壮观,形象生动的描写深深地吸引住了。

  我做了自我介绍和说明采访他的来意,述说了多年以来,我对他敬仰和向往的心情。

1944年8月的一天,刚转移到惠东县白花镇某村学习军事常识,肖利突然接到一个任务:到白花镇买棺木,之后到镇上一座山埋葬4名刚刚牺牲的战士。前些年,妻子离世,这让肖利无比悲痛。”杜老笑道:“我吃农民种的粮,穿工人做的衣服,咋能跟他们不一样呢?”旋即,热情地把我让进屋里在客厅坐下,并沏上一杯热茶。  肖利在部队从事后勤工作,采购食物。我对写出《保卫延安》这部大书的杜鹏程,心中充满了敬仰和向往,并开始做起了有一天能见到他的梦,向他请教,是怎么写出这部宏篇巨著的。

肖利做过民政工作人员、国企经营人员,于上世纪80年代初期,从惠州市人造板厂离休,那一年,肖利60岁。

肖利成为一名从事税务工作的游击战士,冒着枪林弹雨在惠州一带活动。

“我们连长是东莞樟木头人,让我管经济工作,为保证部队的战时补给,我们常常到黄河边去采购食物。

  转业地方  回到惠州建设新中国  这枚章面图为嘉禾图案簇围着一名英姿飒爽的解放军战士,持枪守卫着“万里长城”和“八一军旗”,奖章下方铭刻“华北解放纪念”六字,奖章后面刻有“1950”字样。

背面铭文:“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军区颁发一九四九年一月十日”,铜质镀铬,珐琅红、咖啡彩。

  伟哉,《保卫延安》!  大哉,杜鹏程!  原载《群星》杂志

(翻拍)本组图片惠州日报记者张艺明摄  人物名片  肖利,男,1922年生于惠阳沙田,1943年参加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东江纵队,抗战胜利后随部队北上投身解放战争,参加了豫东、淮海战役等系列战役。

  解放战争期间,东纵北撤人员扩充为两个纵队,参加了豫东、淮海战役等系列战役,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作出了应有贡献。

”我真诚地说,“虽然我想像不出您的形象,但没有想到,您跟一个老工人,或者老农民差不多。”日前,看见记者来访,家住(惠州)市(惠城)区东平的97岁老兵肖利精神矍铄,缓缓从卧室里拿出一堆老照片、证书、徽章等物品,大约20件,整齐排列在桌子上,双手时而摩挲着,时而拿起其中的一两件,向记者讲述背后的故事。

便对他说:“我找一个人,谢谢你!”老人还很客气地说了声:“不用谢!”  我顺利地找到了这座矗立着几幢住宅楼的院子,这才想起,好半天都没有吃饭了。背面铭文:“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军区颁发一九四九年一月十日”,铜质镀铬,珐琅红、咖啡彩。

“每当讲起革命历史,他比吃饭还开心,会讲个不停。

肖利做过民政工作人员、国企经营人员,于上世纪80年代初期,从惠州市人造板厂离休,那一年,肖利60岁。

  肖利常年跟小儿子一起居住,身体硬朗,只是听力越来越不好,记忆力也在减退。